欢迎访问佛山股票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正文

工农中建 四大行净息差透视

时间: 2018-04-27 14:19:13 | 来源: 证券市场周刊 | 阅读:

作者为伊铭,原标题为《四大行净息差透视》。

中国正在继续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四大行作为中国金融系统的核心机构,其资产负债定价能力和业务禀赋差异见于净息差。

净息差(NIM)是商业银行的重要盈利指标,体现银行的核心获利能力。银行净息差受宏观经济、货币政策、利率政策等外部宏观环境因素影响。假设外部宏观环境对四大行的影响相同,笔者以工行(01398)、建行(00939)、农行(01288)和中行(03988)2017年年报披露数据为分析主线,同时参考近5年数据,重点分析银行资产负债管理、业务禀赋等内部因素对净息差的影响。

以总资产规模最大的工行为参照系,影响净息差的业务结构因素和利率因素各不相同。分析对净息差的贡献,投资者可以看出四大行各自的优势、劣势、核心竞争力和潜力业务板块。

净息差 =(利息收入-利息支出)/平均生息资产=生息率-付息率(平均计息负债/平均生息资产)

平均计息负债与平均生息资产的比值,四大行基本相同且保持稳定,例如2017年四大行该指标为0.92左右。因此,生息率和付息率是影响净息差的两项重要因素。生息率是生息资产项下客户贷款及垫款、债券投资、存放中央银行款项、存放和拆放同业和其他金融机构款项的综合收益率,付息率是计息负债项下存款、同业及其他金融机构存放和拆入款项和已发行债务证券的综合成本率。

笔者依据工行、建行、农行和中行年报披露数据,以2017年数据为分析主线,同时参考近5年数据;以总资产最大的工行为参照系行,对比建行、农行、中行生息资产、计息负债各分项结构占比及各自生息率、付息率与工行的差异,可以分析四大行净息差差异的银行内部原因,并引申出对银行经营的一些建议。

净息差:工行反超

2017年,工行净息差表现优异,反超建行1个基点,与农行差距缩小至6个基点,比中行高38个基点。2016年、2017年,工行净息差快速赶超农行、建行,主要由于资产生息率与农行、建行差距显著缩小。

笔者用生息率差异与净息差差异的比值来衡量生息率对净息差的贡献度。工行与建行的净息差差异主要源于生息率差异,付息率基本持平。2017年,工行与农行净息差差异主要源于农行低付息率优势,生息率基本持平。中行受境外业务占比高、资产收益率低的影响,净息差历年处于四行最低位置,且与其他三行差距明显。

生息资产:各有千秋

2017年,工行、建行、农行生息资产收益率基本持平,农行高于工行1个基点,工行高于建行1个基点。从生息资产结构配置看,同类资产横向比较,工行偏重同业资产、建行偏重客户贷款及垫款、农行偏重债券投资。从收益率看,工行的同业资产、建行的债券投资、农行的客户贷款及垫款收益率位列四大行该分项资产最高。

工行存放和拆放同业对NIM贡献占优,工行同业资产业务逆袭是2017年净息差表现优异的重要原因。2017年,工行同业资产业务规模占比和利率均显著优于同业,综合对NIM贡献比建行高13个基点,比农行高8个基点。对此还有三个现象值得关注。

首先,工行同业资产业务规模逆势增长。2017年,受央行货币紧缩政策、MPA考核及银监会“三三四”专项治理影响,银行同业资产业务规模整体呈缩量态势。工行同业资产业务规模却比上年增长0.5个百分点,占比总生息资产7.0%。而建行、农行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收缩同业资产业务规模,建行从2015年占比6.2%缩减至2017年的3.8%,农行从2015年占比9.6%缩减至2017年的3.8%。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工行在货币紧缩周期及严监管、去杠杆环境下,同业资产业务规模未受到不利影响,或体现工行资金面宽裕;以及同业资产业务符合规范性要求,未受到严监管的影响。

其次,工行同业资产业务高收益率的可持续性。2013-2016年以来,工行的同业资产业务收益率均低于农行、建行,同业资产业务并非工行的优势板块。2017年,工行同业资产业务利率高于农行3个基点,高于建行62个基点。工行同业资产业务的高利率或源于抓住了金融去杠杆市场波动、资金成本抬升的时间窗口。伴随去杠杆结束后资金利率的逐步回落,同业业务将回归其利率市场化下流动性管理的本源,呈现更加稳健发展趋势,工行同业业务优势未来仍需进一步巩固。

第三,建行、农行减少的同业资产规模去哪里了?2017年建行同业占比较2015年减少2.4个百分点,客户贷款及垫款占比较2015年增加2.2个百分点,可知建行同业资产回归表内贷款。2017年农行同业占比较2015年减5.8个百分点,债券投资占比较2015年增加5.9个百分点,可知农行同业资产去了债券投资。笔者从下面的分析亦可验证,基于同业资产业务转移的资产规模,建行客户贷款及垫款业务和农行的债券投资业务均成为2017年对NIM贡献占优的优势板块。

建行客户贷款及垫款对NIM贡献占优,主要依靠规模占比高。近两年建行调整同业资产规模至客户贷款及垫款,同业资产业务收益率失去比较优势及客户贷款与垫款收益率亦相对较低,是2017年净息差被工行反超的原因。与工行比较,2017年,建行客户贷款及垫款对NIM贡献优势只体现在规模,即规模占比高于工行2.4个百分点;而收益率却低于工行5个基点。建行同业资产业务丧失城池,近5年,建行同业资产业务收益率均显著高于工行,2017年却低于工行62个基点。

由上可知,近两年,建行将同业资产业务规模调整至客户贷款及垫款,客户贷款及垫款是资产端平均收益率最高的业务,原本有利于提高生息资产整体生息率;然而其提升的幅度未能弥补2017年同业资产收益率与工行的显著差距。

从近5年数据来看,建行客户贷款及垫款规模占比均高于工行。信贷规模受限额管理、风险敞口、资本充足率等外部监管及内部管理等复杂因素影响,预期未来规模占比方面建行将继续保持优势。收益率方面,建行与工行高低互见,且工行呈资产定价能力上升趋势,平均收益率2015年工行低于建行11个基点,2016年低1个基点,2017年反超建行5个基点。伴随金融去杠杠周期的延续,美元进入加息周期,货币政策趋紧、利率上行,工行或可在资产定价方面做好文章,稳定并扩大资产收益率优势。

农行债券投资对NIM贡献占优,农行依靠债券投资一枝独秀的规模与收益率显著优势守住了资产端整体生息率高于工行1个基点的微弱领先格局。2017年,农行债券投资规模占比高于工行6.3个百分点,收益率高于工行6个基点。

由上可知,近两年农行将同业资产业务规模调整至债券投资,近5年数据显示农行债券投资收益率连续4年高于工行,仅2013年持平,且农行逐年加大债券投资规模占比,拉大规模优势。面对工行同业资产业务的凌厉攻势和客户贷款及垫款的规模优势,农行依靠债券投资显著优势掌控了资产端全局。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与工行比较,农行将客户贷款垫款、同业资产业务规模配置于债券投资业务,业务优势稳固。

客户贷款及垫款:传统仍在

客户贷款及垫款是生息资产的重要组成,占总生息资产比重为50%-60%。鉴于其重要性,笔者对2017年四大行客户贷款及垫款分项进行分析。

从对NIM贡献角度看,客户贷款及垫款项下各行的优势禀赋业务为:工行的公司贷款、建行的个人贷款和中行的境外业务。

工行公司类贷款规模占比在四大行当中最高,收益率较高。建行个人贷款规模占比及收益率均为四大行中最高,是建行的传统优势业务。中行境外业务平均余额占总生息资产比重为14.2%,远高于其他同业。但境外业务整体收益率显著低于境内,因此拉低了中行生息资产的整体收益率水平。

从公司贷款期限结构看,工行、建行期限结构趋同,农行短期贷款占比高。或可推知,农行公司贷款平均收益率在四大行当中最高并非依靠发放高利率的中长期贷款,而是贷款投向县域金融等风险较高的领域,风险贴水导致贷款定价高。2017年,农行不良贷款率1.81%,也是四大行当中最高的。

从公司贷款行业结构来看,工行、建行、农行的贷款行业结构无显著差异,配置比例高的前四大行业是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制造业;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以及租赁和商务服务,占全部贷款余额约65%。中行贷款集中度高于其他三大行,前述四大行业占全部贷款余额的76.81%,中行在制造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贷款比例比工行分别高8.29和10.25个百分点。

从个人贷款结构来看,工行、建行个人贷款分项结构基本一致,建行个人住房贷款在四大行当中最高。从收益率看,2017年建行个人贷款比工行高14个基点,近5年数据显示,建行个人贷款收益率连续比工行高约20个基点,体现建行在该业务领域的强定价能力。

中行客户贷款与垫款境外资产业务收益率偏低,然而中行集团整体境外业务税前利润占比高于资产占比,境外资产对利润贡献突出,因此境外资产配置有“利”可图。中行境外业务利润贡献主要来源于港澳台地区,中行港澳台地区资产占比16.9%,对税前利润贡献占比22.8%。其他境外地区资产占比11.1%,对税前利润占比7.1%。

工行境外机构数419个,比中行少126个;境外机构分布国家45个,比中行少9个。工行境外机构数仍在增加,2017年新增3个;而中行却在缩减,2017年减少33个。工行境外机构布局已大幅领先建行、农行,向中行看齐。工行境外资产与利润规模尚有很大提升空间,境外业务或是工行未来利润增长的蓝海。

计息负债:公司活期与海外存款争夺战

整体比较四大行的计息负债,工行与建行负债结构趋同,近5年数据显示,建行客户存款利率均低于工行,客户存款是建行传统优势业务;同业负债业务是工行传统优势业务,2017年,工行同业负债业务利率比建行低39个基点。两项业务各有千秋,形成工行与建行计息负债整体对NIM影响基本持平。

对比工行和农行,工行计息负债成本对NIM影响高于农行4个基点,农行付息率四大行最低,构成农行的核心竞争力。农行客户存款利率比工行低,2017年低于工行8个基点;而农行客户存款规模占比高,2017年高于工行3个百分点。存款是成本最低的负债,充足的客户存款使农行主动负债的规模占比低于其他三行,整体负债形成低成本竞争力。

再对比工行和中行,中行客户存款成本是四大行当中最高的,而客户存款规模占比又是最低;由于存款规模相对其他三行匮乏,致使同业负债业务规模占比四行最高,进一步抬升中行负债成本,付息率是四大行当中最高。

客户存款对NIM贡献方面,工行并不具备成本优势。从客户存款结构看,与工行比较,其他三行的优势业务板块为:

建行的公司活期存款。工行与建行的客户存款结构主要差异在公司存款定活比。建行依靠公司活期存款占比高和个人存款低利率形成客户存款低成本优势。2017年,建行对公结算账户数794万户,工行749万户,结算账户数量多或是公司存款占比高的直接原因。从趋势看,2017年,建行对公结算账户增长率18.2%,高于工行10.6个百分点,可见未来建行继续保持公司活期存款优势可期,或与他行拉开更大差距。

2017年,工行公司客户数627万户,建行478万户,工行客户基数远超建行,工行对公结算账户数与公司客户数比值为1.2,建行1.7。相对建行,工行客户不倾向于留在工行结算,挖掘并留存工行客户在本行结算,是未来工行提升公司客户活期存款的发力点。

农行的个人活期存款。农行超过50%的存款来源于个人,且个人活期存款占比远超他行,体现农行县域布局及庞大分支机构数量的强大吸储能力。伴随居民收入水平的提升,农行个人存款规模占比优势或可持续。笔者注意到,2017年年末,工行借记卡发卡量76462万张,农行借记卡发卡量90964万张,农行比工行多14502万张,借记卡是个人活期存款的载体,加大借记卡发放营销力度,推出使用便捷、服务到位、费用实惠的借记卡拳头产品,或是提升工行个人活期存款的有力抓手。

中行的境外低利率存款。中行的境外存款占比显著高于他行,境外存款利率亦低于境内,境外低成本吸储是中行的核心竞争能力。鉴于其境外存款规模优势远超他行,短期内无法被逾越。近年来,工行的境外机构数量与分布已呈规模,综合考虑汇率、国别等风险因素,着力低成本揽储或是工行可以考虑的境外业务发展策略。

工行同业存放和拆入是传统优势业务板块,体现在低付息率优势。同业存放与拆入规模与客户存款规模存在此消彼长的关系,工行与建行同业负债业务规模占比基本持平;农行客户存款充裕,同业规模占比低;中行客户存款相对紧缺,同业规模占比高。

四大行优势、劣势和潜力板块

综上所述,笔者将四大行上述优势、劣势、核心竞争力和潜力业务板块进行归纳,排名前两位的认为是优势板块,用√表示。排名后两位的认为是劣势板块,用×表示。规模占比、资产业务利率排名按从高到低顺序,负债业务利率排名按从低到高顺序。与其他三行拉开显著差距并保持稳定优势的认为是核心竞争力板块,用★表示。具备未来发展潜力的板块用※表示。其中,规模占比并非指市场占有率,而是该业务规模相对本行生息资产或生息负债的占比。

最后,以本文的参照系银行工行作为样本,根据其净息差的状况可以看出未来业务发展的方向。

在同业资产业务方面,尽管2017年工行同业资产业务表现优异,收益率大幅提升,但在生息资产分项中,同业资产仍然是收益率最低的资产。近两年建行将同业规模转移至客户贷款,农行将同业规模转移至债券投资,工行同业资产规模维持不变。未来工行若主动将同业资产规模配置于更高收益率的资产品种,可进一步提升生息资产整体收益率。

在境内贷款业务规模占比方面,工行偏重公司贷款,建行偏重个人贷款;收益率方面,2017年,工行公司贷款收益率高于建行,但近5年数据显示,工行并未形成稳定的定价优势;建行个人贷款收益率稳定高于工行,近5年数据显示,建行比工行高约20个基点。且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建行个人贷款收益率历史性逆转高于公司贷款收益率,建行年报解释因将个人信用卡分期调整为非生息资产。

据笔者了解工行口径与建行可比,工行未见个人贷款收益率高于公司贷款的趋势。鉴于此,建行个人贷款规模及收益率优势明显而稳定,在紧缩周期、利率上行趋势下,工行宜顺势而为,培育公司贷款定价的稳定优势,形成工行公司贷款业务的核心竞争力,与建行个人贷款优势抗衡。

境内公司结算业务。2017年,工行公司客户数627万户,建行478万户,工行客户基数远超建行,对公结算账户却比建行少45万户。结算账户是低成本公司活期存款的活水源泉,挖掘并留存工行客户在本行结算,是未来工行提升公司客户活期存款的发力点。

境内个人储蓄业务。借记卡是个人储蓄存款的载体,2017年年末,工行借记卡发卡量76462万张,比农行低14502万张,比建行低13158万张。加大力度营销借记卡,与农行、建行缩小发卡量差距是营销储蓄存款的有力抓手。

境内渠道业务。2017年年末,农行机构数、自助银行和ATM机数量均远超工行;建行境内机构数比工行少1763个,但自助银行比工行多1,851个,ATM机比工行多1964个。2017年工行在减少自助银行和ATM机数量,而建行自助银行基数比工行大却仍在增加。此外,建行4月9日在上海推出首家“无人银行”,人工智能是工业4.0革命的核心技术,利用新科技手段发展智能银行,例如智能机具、智能服务等或是未来个人业务转型发展的方向。

境外业务。从老牌境外业务发展行中行情况看,2017年,中行港澳台地区对税前利润贡献22.8%,境外存款规模占比16.6%,平均付息率0.93%远低于境内。工行近年来推行国际化战略,境外机构布局已呈规模,但境外利润规模尚有很大提升空间,未来发挥境外低成本存款有利条件,并提升境外机构对集团利润贡献,或是工行利润增长的蓝海。

新闻标题: 工农中建 四大行净息差透视
新闻地址: http://www.kawise.com/caijing/182.html
相关分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