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科技
  • 娱乐
  • 体育
  • 旅游
  • 财经
  • 爆料
  • 美食
  • 文化
  • 硅谷降温入秋:土财大厂也没余粮了

    首页 > 财经 >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 2022-11-14 15:42 阅读()

      

    短暂暖阳之后,气温骤降,硅谷迅速入秋。又到各大科技公司的财报季,在这个本该收获的季节,硅谷却感受到了萧瑟的寒意,这是过去十多年来从未有过的。

      

    即便是在2020年新冠全面爆发之时,即便在美国各地陷入停摆和经济大幅收缩之际,硅谷科技公司依然是美国经济的增长引擎,各大巨头反而逆势投入,扩大招聘与研发规模,纷纷交出傲人财报,股价市值引领着美国股市。

      

    但进入2022年之后,火热的股市,巨头的盛宴,都已成为了过去时。过去两年的流动性泛滥,导致的供应链危机,战火造成的能源飙升,在诸多因素的推动下,美国通货膨胀不断飙升,创下了40年新高。

      

    面对着严峻的通胀压力,美联储今年连续三次大幅加息,紧缩幅度为历史罕见。随着美联储的猛踩刹车,美国经济与股市也骤然降温,股市掉头下行大幅回落,“硬着陆”与经济衰退的阴影更是挥之不去。而连续加息导致的美元走强,也让跨国巨头的海外业务营收损失不少。

      

    本周谷歌、微软和Meta等互联网巨头的财报业绩,再次向市场传递出一个明确无误的信号:美国经济正在显著降温,即便是硅谷科技巨头,也必须面对现实,积极做好过冬准备。过去十年低利率、低通胀、低能源带来的高增长时期,已经在硅谷结束了。

      

    YouTube营收首次下滑

      

    本周二公布的谷歌财报令人失望。今年第三季度,谷歌母公司Alphabet实现营收691亿美元,同比增长6。1%,但却低于华尔街预期的9%,而且创下了9年来的最低增速。此外,当季净利润同比下滑14%,至160亿美元,同样低于市场预期。

      

    作为在搜索、导航和视频等互联网领域占据主导性份额的巨头,谷歌的财报业绩被普遍视为在线广告领域的重要晴雨表。在谷歌发布第三季度财报之前,市场就已经有了心理预期,这个季度的业绩可能会明显下滑。

      

    但最终财报还是让投资者感到惊讶。受此影响,谷歌股价在盘后大跌超过5%,周三盘前跌幅超过6%。令人意外的是,谷歌核心的搜索广告业务营收增长急剧放缓,连最稳定的现金牛业务YouTube广告营收出现了历史首次下滑。

      

    当季YouTube广告营收70亿美元,低于市场预期的74亿美元;同比下滑1。9%,这是从未有过的情况。当季谷歌搜索广告增长4%,至395亿美元,但低于市场预期的410亿美元。

      

    谷歌母公司CFO波拉特(Ruth Porat)在财报结束后的分析师会议上坦率承认,谷歌的广告平台和视频广告增长放缓,是因为广告主们收紧广告投放支出,这反映出他们对未来不确定因素的担忧情绪正在加剧。

      

    谷歌首席商务官、高级副总裁辛德勒(Philpp Schindler)具体解释说,金融是广告投放下降所多的行业,保险、贷款和加密货币行业的广告似乎接近停滞。他同样强调了美元走强给公司业绩带来了不利影响。

      

    财报发布之后,谷歌CEO皮查伊(Sundar Pichai)在分析师会议上表示,“会对经济环境做出反应。我们正在对所有大规模的项目进行评估,确保拥有正确的规划,以及正确的资源配置和路径矫正”。市场将他的这一表态解读为,谷歌可能会进行更多的成本削减,甚至是裁员。

      

    社交广告收缩更明显

      

    当然,广告主收紧预算的势头,并不只影响谷歌所在的搜索和视频广告领域,社交广告领域的下滑趋势则更为明显。过去一周时间公布的Snap和Meta业绩更令人低迷。即将成为马斯克个人资产的Twitter则将于下周公布财报。

      

    广告市场调研公司Standard Media的统计报告预计,9月份美国广告支出已经连续第五个月出现下滑,同步下降了5%。第三季度渠道广告支出更是下滑了6%,涉及到有线电视、社交广告、搜索广告等诸多领域。

      

    Snap上周四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营收低于预期,增幅首次跌至个位数,净更是扩大四倍,达到3。6亿美元。受此影响,该股盘后暴跌27%。Meta本周三公布的财报营收更是惨不忍睹,当季营收277。14亿美元,同比下降4%,环比下跌3。9%,净利润43。95亿美元,同比下降52%。财报发布后,Meta股价下跌近20%。

      

    或许相比谷歌,Meta承受着资本市场更大的压力。扎克伯格从去年开始的“全面转型元宇宙”战略并没有得到华尔街的认可,市值一年之内减少了近6000亿美元,现在的市值甚至跌回到了2017年的水平,还不到3000亿美元。

      

    即便是偏重于云服务和企业市场的微软,营收增长同样显著减速。周二公布的微软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当季营收增长11%,至176亿美元,为过去五年来的最低增幅;当季净利润下滑14%。

      

    微软此前已经给投资者打了预防针,提到美元走强可能给公司业绩带来的不利影响。如果排除汇率波动因素,微软当季营收应为增长16%,保持着正常的增长步伐;美元走强至少给微软营收带来了23亿美元的损失。但财报发布之后,微软股价同样未能幸免,盘后下滑了超过6%。

      

    六巨头市值缩水三万亿

      

    华尔街对硅谷的信心也体现在了股价上。过去一年时间,谷歌母公司Alphabet市值缩水了接近7000亿美元,成为市值缩水最大的巨头,而微软、Meta和亚马逊的市值也蒸发了超过5000亿美元。再加上特斯拉和Netflix,六大科技巨头市值一年之内下降了超过3万亿美元。

      

    亚马逊周四公布财报之后,盘后股价大跌16%,这家电商与云计算巨头的第三季度虽然营收同比增长15%,但净利润同比减少4%,且第四季度营收预期低于市场预期。

      

    苹果也在今天公布了第三季度业绩,这家全球消费电子巨头延续着以来的增长势头,又双叒叕创下了财报新高,并没有明显受到全球智能手机销售下滑的影响。苹果当季整体营收增长8%,达到901亿美元的新高,超过了市场预期。当季净利润207亿美元,同样创下了自我新高。

      

    不过,苹果炫目的财报之中也有隐患。最为核心的iPhone业务营收虽然同比增长9。7%,但低于市场预期。此前据IDC预计,今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或将下滑6。5%。苹果最为看重的另一增长推动力服务业务营收当季同样低于市场预期。苹果股价盘后基本持平。

      

    相比其他几大巨头市值急剧缩水,美股市值最高的苹果在过去一年市值仅仅下滑了350亿美元,依然保持着超过2。4万亿美元的市值,成为股价最为坚挺抗跌的科技公司。

    Snap直接关闭了旧金山办公室

      

    硅谷开启裁员模式

      

    自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过去10多年时间,硅谷一直保持着稳定高速增长的势头。低利率带来的充沛资金,通过公开市场与风险投资等渠道,源源不断支撑着硅谷的科技巨头与创业公司。火热的美国股市吸引着一批批的科技公司上市,也造就了一批批的创富新贵。即便在新冠爆发之后,美国经济陷入停滞的时期,硅谷几大科技巨头依然在大举招聘,抓紧时机争夺人才。

      

    然而,随着未来经济前景陷入迷茫,各大巨头业绩增长陷入停滞甚至下滑,他们也开始调整自己的人才招聘与储备政策,甚至开始大规模裁员。节流成为了硅谷今年的主题词。这是过去十多年从未有过的寒意。

      

    今年5月,首次遭遇用户下滑、股价暴跌三分之一的Netflix开始裁员,削减动画和销售部门的规模,300多名员工因此失业。8月,Snap宣布全球裁员20%,遣散了1200名员工,更是直接关闭了整个旧金山办公室。

      

    10月,微软对Xbox等部门进行裁员,裁员总数可能超过千人。虽然马斯克收回了特斯拉全球裁员10%的言论,但特斯拉并没有停下裁员步伐,依然对硅谷的自动驾驶团队裁员超过200人。

      

    芯片巨头英特尔也被曝可能会在近期宣布裁员消息,裁员总数可能高达千人。IDC预计,今年第三季度全球PC出货量同比减少了15%,而英特尔现在预计今年全球PC出货量可能会下降14%-17%。

      

    英特尔刚刚公布的第三季度营收同比下滑20%,净利润下滑85%,但两项指标均持平或高于市场预期。只不过英特尔当前季度营收预期也低于市场预期。财报公布之后,英特尔CFO宣布在未来三年削减至多100亿美元的支出。受此节流消息推动,英特尔股价盘后上涨5%。

    谷歌面临着裁员节流的压力

      

    地主家没有余粮

      

    过去十多年时间,谷歌和Meta一直是硅谷最热衷招揽人才的大厂。慷慨大方的薪资,无所不包的福利,让他们成为了程序员们最向往的雇主。即便是在期间,这两大巨头非但没有收缩规模,反而在逆势扩张。

      

    就在不久之前,两大巨头还在大规模扩张,热火朝天地招聘新人。谷歌CFO波拉特表示,谷歌第三季度招聘了1。28万名员工,目前全球员工总数为18。68万人,同比增加了接近四分之一。而Meta今年第二季度末的全球员工总数为7。8万人,同比增长30%。

      

    但现在,随着财报愁云惨淡,股价跌跌不休。这两大巨头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成本削减压力,不得不面对最为现实的选择:进行公司历史上对首次大规模裁员。

      

    Meta重要投资者、对冲基金巨头Altimeter本周发表公开信,督促扎克伯格着力进行截流,每年至少减少支出50亿美元,将每年元宇宙的投入限制在50亿美元,并裁减至少20%的员工。Altimeter在公开信里写道,“Meta需要重建投资者、员工和科技圈对其的信心,吸引、激励和留住全球最佳人才。简而言之,Meta需要更加精简专注。“

      

    实际上,Meta从第三季度开始就已经进行裁员准备。9月底,扎克伯格公开承认计划大幅削减预算,包括招聘,减少大多数团队的预算,重组部分团队,优化资源分配。据内部人士透露,Meta的人力资源部已经开始准备PIP(业绩改进)名单,可能有至多10%的员工会面临着辞退风险。

      

    尽管谷歌没有公开承认裁员,只承认暂时放缓招聘,但公司高管的控制成本表态已经非常明显。谷歌CFO波拉特表示,第四季度谷歌可能会招聘6000多名员工,相当于第三季度的一半。

      

    从上周开始,谷歌全公司暂停招聘半个月时间,各个项目组重新评估目前的人力资源需求。谷歌CEO皮查伊对此解释称,“当你处在增长模式的时候,是很难找时间和机会进行所需要的重新调整,而当前的时期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

      

    在业务与业绩蓬勃增长的时候,谷歌允许员工自由安排20%的工作时间,用于本职工作之外的项目。这也被视为谷歌保持创新的重要手段。但随着现在谷歌业绩增长放缓,整体招聘陷入停滞,各个团队督促提升生产力,谷歌也彻底告别了曾经引以为傲的“80/20法则”。

      

    谷歌CEO皮查伊现在强调,希望员工将生产力提升20%,“要拿出比’阳光日子’更大的紧迫感、更高的专注力、更强的饥饿感”。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本站涵盖的内容、图片、视频等模板演示数据,部分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通知我们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们将及时予以删除!谢谢大家的理解与支持!

    Copyright © 2015-2022  联系方式:hao tu u 1@v ip. qq .co m